白宇喜欢我

朱一龙=大哥 白宇=大嫂

年前(邪黑)

自古以来,过年在中国就是一件大事,不仅得张灯结彩,还必须放鞭炮。有人对此很不满意啊,说什么“人家国外都禁止放鞭炮的,放鞭炮那都是多少年的陋习了巴拉巴拉...”
黑瞎子觉着也挺有道理,他不喜欢鞭炮的声音,因为常年在斗里过活,怎么着也算一“地下工作者”所以,瞎子的听觉和嗅觉就比常人要敏感的多。一到放鞭炮的地方,他往往会感受到比普通人更巨大的声响和更难闻的气味,这让他异常难受。
吴邪的情况就比黑瞎子好多了,道上的小三爷,应酬可不少,逢年过节,走亲访友更是少不了,所以他早已习惯了鞭炮声。
大年三十儿晚上,瞎子和吴邪在饭店享受了一顿血贵的大餐,挺着吃得圆滚滚的肚子在路上散步。
23:50
冬夜的凉风嘶嘶地吹着,本该是寂寥的夜晚因为新年的到来增添了些暖意,红彤彤的灯笼高高挂起,照亮了回家的路。
“这一顿吃得可真爽!”瞎子揽住吴邪的肩膀面对面笑着说。
“那可不,为了让您黑爷好好补身体,我的钱包在滴血啊……”吴邪咧着嘴角哭唧唧。
“乖,回家爷好好疼你~”黑瞎子暗示地轻轻刮了一下吴邪的裤裆。
吴邪呼吸一滞,感觉自己顿时就硬了。“操...在外面你就撩我!”吴邪用手护着瞎子的脑袋把他压在了墙上。
23:55
吴邪借着还算明亮的月光注视着瞎子的脸,墨镜的边框散发着幽幽的光,他的爱人……瞎子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对他笑,可爱,想......
吴邪不禁想到第一次遇见瞎子的时候。在斗里,瞎子一个人面对三只粽子,杀红了眼,嘴角上扬,却是冰冷嗜血的阎罗。
那抹笑容让吴邪至今想起还是胆战心惊。
如今呢?吴邪轻笑一声,吻住了瞎子的唇,瞎子的嘴唇一直透着凉意,随后就被吴邪的火热给捂热了。“我的...我的...”吴邪一边吻着瞎子,一边内心着了魔似地念着。
瞎子轻轻抚摸着吴邪的后颈,心里想着:怎么像个狗子一样,哈哈哈!然后他就笑出来了
吴邪一脸黑线,原本心里的欲念也烟消云散,无奈地叹口气,紧紧抱住了瞎子,把脑袋乖巧地放在瞎子肩膀上。
瞎子呼噜了两把吴邪的头毛,用手卷了卷“哎,你这头发,真别说还挺软的。就是有点长了。”瞎子牵住吴邪的手“走了,回去爷给你展示一下理发手艺~”
“嗯...”吴邪紧紧反握住瞎子的修长的手,两人腻腻歪歪走了几步。
24:00
突然,远处一道光直冲云霄,然后猝不及防地绽放,紧接着,无数鞭炮声传来。“砰!砰砰砰……”巨大的声响充斥着吴邪和黑瞎子的耳膜,吴邪感到了烦躁,他很讨厌鞭炮的声音,但他第一时间没有捂住自己的耳朵,而是赶紧将身旁的瞎子抱在怀里,死死捂住瞎子的耳朵。
他知道瞎子对声音很敏感。
瞎子只来得及听到一声爆炸般的巨响,然后,一双温暖的手和一个温暖的拥抱就将他包围,身边的一切喧嚣都仿佛消失了,全世界只剩下吴邪紧张又温柔的脸......
吴邪明明也很吃力地忍受鞭炮声,但他执着地将双手放在瞎子的耳边。因为吴邪知道,他护着的这个人是他的爱人,是整个世界......
“傻子...”瞎子轻叹一声,双手捂住吴邪耳朵的同时,亲吻了吴邪。
吴邪愣了一下,随即加深了这个吻。


好像,鞭炮的声音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呢~
两人如是地想着。
温和的月色,绚烂的烟花

瞎子,新年快乐。

吴邪,新年快乐。

我爱你
我也是


终于完成了,本来想过年发的,结果还是没控制住自己233因为很喜欢这一篇,邪黑太甜了!给邪黑打call!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写邪黑文,请轻拍,我很容易心碎的,需要关爱和赞美成长的芃芃~



评论(3)

热度(31)